【荐】网王同人之清水出芙蓉

导读:仿佛是闻到了血腥的猛兽一般,一根根的发丝快速的向玉质的盒子里面涌了去,仿佛那玉质的盒子里面有啥好吃的东西在等着他们一般。唐家父子这个世界已经惊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这个时候,他们能够做的,估计就是在旁边看着吧。心里面那真是一个恐惧啊,想想若...

    仿佛是闻到了血腥的猛兽一般,一根根的发丝快速的向玉质的盒子里面涌了去,仿佛那玉质的盒子里面有啥好吃的东西在等着他们一般。

    唐家父子这个世界已经惊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这个时候,他们能够做的,估计就是在旁边看着吧。

    心里面那真是一个恐惧啊,想想若是自己中了这种降头,还不如死了算了呢。太恐怖了,简直就是太恐怖了。

    这么多的头发,到底是什么长出来的啊?这得有几十斤吧?更加让人感到有些怪异的是,那盒子不大,却能够吸纳那么多的发丝。几分钟之后,当最后一跟头发进入了玉质的盒子以后,唐家老二的肚子也变得扁了下来。

    “嘭!”

    一声放屁之声响起来,空气之中弥漫开了一股浓浓的臭味,仿佛是尸体腐烂了一般。

>

    “能够放屁,也就说明这个家伙已经活过来了,既然如此,你们我们也该离开了。”舞凝香收起了自己的东西,然后就向外面走了去。

    “舞凝香大师,这……这……”见到舞凝香要离开,唐仁父子不由的感到有些紧张了起来,天还没有亮,这斧子两个还是有些害怕的。

    “我们不想跟警察打交道,而且该做的事情我们已经做了,接下来就应该交给警察和医生了,他能不能醒来,就看你请的医生能不能让他醒来了。”舞凝香摇了摇头,没有再理会这个人,快步的向外面走了去。

    “放心吧,你们都已经没事了。”李小强拍了拍唐仁的肩膀:“唐先生,

我们的公司很快就要成立了,到时候记得给我们多介绍些客户哟。”

    同时,这个时候,一声一声的响声从下面响起来,很显然叫护车已经来了,接下来的事情不是舞凝香能够管的,舞凝香也不想管。

    累,突然觉得心好累,难道这个世界就没有一心一意的爱着对方的人了么?难道说传说之中的山盟海誓都只是说说的么?

    也许自己太多愁善感了吧。

    舞凝香只感觉自己好回去好好的睡一觉,要好好的睡一觉才行。

    坐上了车子,缓缓道向李小强的豪宅而归。

    这个时候,雨还在下着,不断的下着,哗啦啦的响,整个世界都在黑暗之中等到着黎明的到来。

    刘启超也有些意外,不过他到底是冷笑一声,见对方拦下了自己的一击。不过刘启超猛地脚尖点地,一记混元塑金手,猛地捏住了黑衣杀手的脖颈,奋力一捏。伴随着一声脆响,那名黑衣杀手顿时两眼圆瞪,嘴角溢出一抹鲜血,然后便颓然松开两条手臂,惨死当场。

    “既然你们上面的都死了,那么你也可以陪他们一起去吧!”刘启超松开那名杀手的脖颈,随手将那名杀手的尸体丢出。就在那具尸体还没有落地之时,刘启超忽然脚下发力,猛地朝着某个地方奔去,然后猛地一脚踢下,地下顿时传来一声闷哼。刘启超冷笑一声,猛地一拳朝着地下轰去。

    一蓬血雾自刘启超的掌下土地里喷出,刘启超嘴角微微一动,朝后撤去,避开了那阵血雾。

    “确实是一等一的杀手,不过功力距离我还是差了太多了。”刘启超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便欲转身离去。

    可是还没等他转身离开多远,忽然一股极强的气息,自身后的远处升腾而起。刘启超瞳孔一缩,面色瞬间大变,那股气息极为强悍,恐怕比刘启超现在还要强大许多。刘启超立刻转身,持刀对着身后的那股气息来源。可是刘启超却看到了那位骑着黑马的黑氅中年男子。

    “你是……”刘启超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个黑氅中年男子的实力,恐怕远远超过自己。刘启超浑身的肌肉立刻处于紧绷的状态,他术士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人,恐怕是他遇到的可以排前几的顶尖高手,即使是天道堂的凤仙,恐怕也不会比他厉害。甚至大殿主本人,也未必能战胜他。

<

p>    冷汗顺着刘启超的额头,一直流到他的胸前,刚才轻松解决四名杀手的喜悦和得意,早就随着恐惧和忌惮的蔓延,逐渐消失无踪了。刘启超严阵以待,可是黑氅中年男子却没有直接攻过来。就在十息之内,没有任何异响,除了呼啸的寒风声外,便没了其他的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刘启超已经隐约揣测到,白庭芝应该差不多赶到山里,和陈昼锦他们会合了。刘启超竟生出了退意,对方的修为之高,恐怕非他所能敌。就在刘启超心生退意之时,那名黑氅中年男子忽然举起双手,刘启超顿时警觉起来。两团诡异的光芒,自对方的掌间萦绕凝聚,在刘启超惊讶的目光中,冲天而起,然后朝着下方落去。

    “不好!”刘启超惊呼一声,这种速度,足以将刘启超的所有退路封闭,他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能硬拼了。可是不待刘启超举臂扬刀,却见那道异芒倏然化为四份,朝着那些杀手的尸体掠去。

    “嗯?”刘启超发出一声惊疑,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没有直接攻击自己,却是将那些异芒轰击在了那些杀手的尸体上,这却是为何?

    不过很快,刘启超便知道了对方的意思,只听得一阵低沉的声响,那三具杀手的尸体竟缓缓地自地上站起,而他们的断肢伤口居然在那抹异芒里,不断恢复,又重新长出。

    “他是在炼尸?”刘启超心里狐疑道。

    术道之中,不乏有可以将新亡之尸,乃至活人瞬间炼制成御尸的高手,可是将其炼制成御尸,还能将尸体伤势,残缺处修复的,那就真的很少听过了。以刘启超的了解,只有湘西倪家的一位老祖,号称“补尸匠”的倪未歇,有着炼尸补尸的能力,不过他恐怕也很难做到,瞬间将御尸恢复的本事。

 

   不过刘启超只是一恍惚,一刀寒芒便朝着他的面门斩来,却见那名黑衣杀手趁着刘启超分身之际,直接出刀,意图将其斩杀。刘启超也没有觉得什么,他只是直接举刀相迎,朝着黑衣杀手迎去。可是两者轰然相撞,两刀相交,顿时擦出了无数火星,刘启超面色一变,他的身形朝后连退了数步。

    “居然力量也增强了不少!”刘启超心里微微惊呼一声,刚才一对刀,居然让他连退了数步,虽说对方也是连退了七八步,不过之前他可是能够轻易击败对方,现在两人对招,居然只是打成了一个平手?

    不待刘启超从思索中恢复时,那名粗壮的杀手直接冲撞过来,有了之前的经历,他也不敢直接硬碰硬,而是直接脚下发力,一个后跃,便欲摆脱敌人的攻击。可是刘启超刚刚跃到半空,却看到那个清瘦矮小的杀手,正大张着如钩的十指,朝着刘启超的天灵盖直接抓去。

    如果这个情况下,被他直接抓住,按照之前黑衣杀手陡然增加了实力来看,刘启超也未必能够讨到好。刘启超看着对方的双掌越来越近,长得近乎打卷的指甲,已经快要刺到刘启超的三尺前的距离,其裹胁的煞气,已经将刘启超的额发给斩断了。

    刘启超却猛地瞳孔一缩,微微张开,发出一声暴喝,一道舌底箭顿时自其口中夺射而出,朝着对方的掌心射去。

    那名清瘦杀手的反应也是极快了,可惜两人距离极近,而且半空难以转身,若是他抽开手掌,必然会被攻击到其他要害,他此时本身就是个凭着杀戮本能行动的御尸,所以也没有躲闪,直接以手掌去硬接刘启超的这招舌底箭。

    “噗嗤……”伴随着一声闷响,刘启超发出的舌底箭瞬间洞穿了对方的手掌,暗红色的血液顿时喷溅而出,而那名清瘦杀手顿时因为遭

到创伤而身体一晃。刘启超抓住机会,猛地一刀朝着对方的胸腹砍去。可是那名被炼制成御尸的清瘦杀手,却直接双手抓住葬天刀,任由掌间的皮肉被刀刃和煞气割得鲜血淋漓,皮开肉绽,然后接着葬天刀,翻身避开致命的一击。

    而此时刘启超也因为和清瘦杀手交手,而朝下落去,此时那名粗壮的杀手,也已经冲撞过来了。刘启超无奈之下,只得双臂护于身旁,准备迎接对方的一击。

    刘十八,打算用最原始的方法,将所有武田军,集中在平原上进行残酷的白刃战!

    这,是他进行去其槽粕,留其精锐的第一步。

    否则,凭什么去夺取天下?

    凭什么,将武田旗帜,插上京都天守阁?

    ………………

    其实,刘十八的心里,还有一个小秘密……

    穿越时间线之后的刘十八,在昏迷三个月中,有一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苏醒了!

    那是一个逆天的玩意!

    但,这东西很古怪!

    冥冥中,刘十八仿佛天生就知道如何使用,但却需要死人……

    很多很多的尸体……

    这玩意!竟需要血祭,需要用活人意志为引导,才能激活它……

    他体内复苏的逆天玩意是——次元空间、摸金令!

    发丝被吹乱了,刘十八抬起手轻轻将乱发抚到脑后,嘴中自言自语低声咕哝:

    “聚三万德川冤魂,凝九天七星之力,化七鬼丧门断魂……

    战国军魂路茫茫,无上功德巧逆天,十八饲魔当恶人……

    以野田城为中、央阵眼,聚八方五城之风水龙气,凝九龙气运逆天而行……

    我刘十八,今儿个要用上古秘术来施展破阴尸,化阴转阳炼一具无敌僵尸,争霸天下……”

    ……………………

    静悄悄的原野……

    一阵诡异寒风,悄无声息的吹过寂静原野!

    要是两渊的本地农夫,一脚误踏战场,肯定以为走错了地方,恍如来到幽静的庙宇中!

    一阵萧杀的气息,渐渐弥漫开来!

    原野中除了尸横遍野外,还静静站着不同阵营的七八千仍在喘气的士兵!

    武田军,站在本军阵前的是家督武田****金校尉刘十八!

    他的身后,凝立着两位雕塑一般的武将!

    一个,是浑身布满黑色干血的真田昌幸,另一

个是李二狗!

    再后面,是五百存活的远征武田军!

    更远处,是纪律明显不怎么好的,一条信龙所属的,三千弃马的骑马队士兵,但他们显然也被萧杀的氛围震慑,显得格外安静!

    ……………………

    前面的五百士兵军种较杂,有接近二百赤备骑,二百多足轻,五六十名铁炮兵,还有五十多名弓兵,总数在五百至六百之间。

    这五百武田家的残兵,竟全部精赤着上身,每人手里不是马刀就是竹枪。

    和德川的一万两千人,进行高强度作战几乎持续大半天,一千六百人活下来五百多,这本身就是奇迹。

    难怪有人戏称,凶悍的人形野兽,是可以进行量产的……

    荒原中武田军阵前,竟没有一点嘈杂声,每个士兵的眼神,都凝视着三百米之外的德川军,目不斜视!

    虽然,武田军阵前,没发出一丝动静,但那股凛然气势,加上猛兽般的凶悍气息。

    却让,端坐阵前的太久保忠世,等一干德川军惊叹不已!

    更多的——可能还有恐惧!

    经过此战,疯狂的杀戮过后,五百多存活的武田士兵,本身气质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是意志力的提升!

&nb

sp;   然后,他们的搏杀技巧也被强行提升,打不过就用撩阴腿,用牙齿咬,在死亡面前讲究武士道的士兵,绝对是****……

    其次,是士兵的军事素养提升。

    这些,都是武田家的重臣们,有目共睹的事实!

    连身在沙场,率兵杀个七进七出的真田信昌,也暗暗搓舌……

    …………………………

    今明两天,我两个孩子开学读书,等等琐事完结,更新恢复!给大家带来不便和期待,深感抱歉!

    而第二次,莫腾飞的事,方朝贤确实是从李建文那里听说的。

    方朝贤和李建文算是旧识,很多年前,李建文事业刚开始的时候,那时候做房地产,多少会和拆迁上有点联系。

    然后有拆迁就会有“钉子户”的问题,当然,有真钉子户,也有假钉子户,但是别管真假,这时候就需要一些暴力拆迁了。

    那时候政策没现在好,暴力拆迁很常见。

    然后,李建文就和方朝贤搭上了。

    不过后来李建文的事业越做越大,然后也开始慢慢正规了起来,一些违法的事情自然就不能做了,不过和方朝贤的关系,李建文却一直保持着,万一以后有用得到的地方呢。

    而莫腾飞的事,就是在李建文喝方朝贤的一个聚会上,李建文喝的有点多,然后偶然提起了张坤这两个字。

    然后正好被旁边的方朝贤听到。

    然后方朝贤趁着李建文喝多,旁敲侧击。

    然后也是李建文真的喝的有点多。

    然后还真被方朝贤问出了些事。

    然后,方朝贤就知道了,原来张坤身后站着的,不仅是省委副书记叶涛,还有徐书记,和杜省长。

    省一二三把手全部一网打尽。

    当时方朝贤可谓是目瞪口呆。

    南湖这地方,还有这种人存在?

    而后来人大会议,徐书记被调走,但是杜省长变成了杜书记,叶书记变成了叶省长,还是一二把手的套餐组合。

    而之后,在另一次武林上的一个朋友来南湖玩,闲谈中,得知了国内最年轻的武学大宗师,在燕京大败日本第一高手宫本田冲,而那个宗师的名字就叫张坤后,方朝贤就知道了。

    在南湖,有那么一个人是绝对不能得罪的,而那个人的名字就叫张坤。

    不仅背景势力雄厚,而且自身也无缺陷,这样的人,真的不是他能对付的了。

    而如果只是背景势力雄厚,比如迟恒。迟家他同样招惹不起,但是如果真把他逼的急了,那把迟恒绑了也就绑了,甚至杀了也就杀了,只要做的手尾干净点,迟家还真能拿他怎么样不成。

    可是,一个武学大宗师,只有真正了解的人,才知道宗师这两个字的恐怖。

   

 他曾经接到过一笔买卖,干掉一个宗师。他派了十个最得力的手下去,而且全都荷枪实弹,并找准了那宗师平日里往来的路线,埋伏在半路。

    然后结果就是,他永远的失去了十个得力下属。

    打架,打不过宗师,他认,但是枪,枪子可不管你是不是宗师,毕竟宗师也是人,不是真的铜皮铁骨。

    可,结果就是,十个人十把枪,结果没一个人回来的。而据说那宗师,从头到尾,毫发无伤。

    从那之后,方朝贤就知道了,宗师不可惹。

    而现在,不仅自己本身是武学大宗师,更是背景雄厚,身后站着不下于两位省委书记还有一名省长。

    这样的背景,这样的实力,在整个南湖,又有几个人招惹的起。

    所以在和梦老三电话时,确定梦老三的目标居然是张坤时,方朝贤毅然的选择了拒绝,而且尽可能的斩断一切关系。

    甚至在电话之后,考虑再三,方朝贤在第二天,就凭着张坤南山市中心医院那边的资料,找到了诊所这里,并一天又一天的等着,就为了今天这一番解释。

    他真的不想因为梦老三,而白白招惹上张坤这样的人物。

    虽然,他和梦老三的电话,张坤不一定会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了,也不一定会生气,但是方朝贤不敢赌,因为,这位全国最年轻的武学宗师,才十九岁啊。

    而十九岁,正是一个人人生中最容易冲

动的年纪。

    谁也不敢保证,张坤在知道那个电话后会做什么。

    所以方朝贤不敢赌。

    尤其是在昨天,知道梦老三被抓的消息后,并从警方那边拿到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搜查结果,方朝贤就直接住在了太仙镇,放下了手头上所有事情,只为了等张坤回来。

    方朝贤怕张坤吗?

    怕,能不怕吗。

    本身是武学大宗师不说,身后还站着那么多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最主要的是还年轻,正是热血冲动的阶段。

    万一他要是什么时候看他方朝贤不爽,想要收拾他,真的不要太轻松。

    参考一下现在梦老三的下场,就很清楚了。

    要知道,那还是南云,张坤算是客场作战,而徐盛虽然是南云省委书记,但调过去才不到一年,根基未稳,就这,收拾个梦老三,也就两三天的功夫。

    而南湖,可是张坤的大本营。不仅有省委书记,还多一个省长。这样的组合想要收拾他一个方朝贤,那真是不要太简单。

    所以,他今天来了,并向张坤说了那一番解释。

    意思很简单,就是,我和梦老三那白痴不一样,我知道张先生您的可怕,所以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是绝对不敢有任何冒犯的。

    您呢,就把我当空气,嗯,当一个屁也行,无视就好了。

    甚至以后,您要有什么吩咐,招呼一声就行,小的尽力给您办好了。

    总之,就是这么一番示弱加投诚,只希望,张坤能够不要因为梦老三的那个电话,然后迁怒到他。

    甚至,方朝贤心里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借着这个缘由,看能不能搭上张坤的线,抱个大腿。

    毕竟,就张坤这背景实力,在南湖,那是真大腿了。

    这大腿要是抱住了,假使以后万一要是出点什么事,只要不是捅破天的大事,在南湖范围内,差不多应该都能说没问题。

    不过,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这大腿并不好抱。

    但好在,结果也还不算太差,起码,张坤似乎并不知道他和梦老三的那个电话,也没有想收拾他的打算。

    关于看人眼色识别内心,方朝贤自认还算有一套,并不输那些什么心理专家。

    而这也就够了。

    至于抱大腿的事,既然线已经搭上了,那么以后慢慢经营,他有的是能让年轻人开心的办法。

    “咪呜……”

    小猫纤细的叫声把杆儿强从沉思中唤了回来。杆儿强低头看见小猫眼睛望着他,抬起小小脚爪,往那条绿色藤蔓上按了一按。

    “小家伙,什么意思?”杆儿强迷惑地望着小猫圆溜溜的大眼睛,突然就明白了,小猫麻烦说它有办法能摸清楚狐狸身上的秘密。

    没办法,灵物与草木之间,就是比人类更容易沟通。杆儿强脚尖微微一挪,那条绿藤倏地不见了踪影。

    就在绿藤消失的同一瞬间,小猫麻烦闪电一般从地上跃起,就在空中身形骤然膨起,胀成了原本身形的两三倍大,像只小老虎一般,朝着火红狐狸头顶上压去!

    火红狐狸原本没把小猫放在眼里,毕竟那小猫实在是太小了,一点儿都看不出它能有什么本事,而且她还占着这小猫妈妈的躯壳,是以压根儿都没认为小猫麻烦会成为一个麻烦。

    因此,在小猫麻烦飞身而起的时候,火红狐狸的注意力还完全放在杆儿强身上。眼看着小猫麻烦几乎要泰山压顶般压将下来,火红狐狸本能的略一塌腰伏身,随即,鲜红的火焰从她脊背上呼的腾起丈余高,竟像是要将小猫麻烦立时加工成烤全猫似的。

    小猫麻烦本就是为了试探,目的业已达成,它也不恋战,又是毫无征兆的缩回了原有身形,兀自在空中打个滚,就势滚出火焰范围,轻轻落在了一旁。

    可是,还未等麻烦站稳身形,却听那只火焰狐狸一声尖厉的聒噪,她身上的火焰似乎带了眼睛,竟从焰火头上分出一朵来,在空中滚成颗火球,正正往小猫麻烦的身上砸去。

    麻烦身量小,辗转腾挪都是十分灵巧,哪怕是仓促之间,要闪开这颗火球,也不算是个问题。可不知为何,小麻烦只是仰着头,呆呆望着那颗火球,仿佛完全忘记了自己应该避开的事实。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绿藤从斜刺里冒出,卷起小猫,瞬间将它向后扯开。小猫刚刚被拉走,它原来的站立之处,便被空中砸下的火球给烧成了一片焦土。

    即便地上除了泥土砂石什么也没有,可是狐狸从身体丢出的火球,也仍然在地面上燃烧了数秒,才带着一股子焦糊臭气渐渐熄灭。

    杆儿强收回了绿藤,瞪着那狐狸气愤道:“你占了了人家灵物的皮囊也就算了,可连人家孩子都不放过……竟用人家母亲的样子对亲孩子下手,你也忒歹毒了!”

    狐狸收敛了不知所谓的笑容,阴沉道:“既已对阵,就别打什么感情牌。再说了,我们只不过借用这狐狸的身体,用后即抛,有什么义务、有什么必要帮她看娃带孩子呢?”

    小猫麻烦的脚爪紧紧抠在了坚硬的地里,小小的身体一直在抑制不住地哆嗦着。

    杆儿强低头看了小猫一眼,又对狐狸道:“我劝你善良……哪怕是站在了对立面,也别把事情做的太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

    狐狸阴冷一笑,道:“日后好相见?得了吧,日后就是主人的天下,不会给你们这些废柴留有任何余地,还想相见,呵呵,你们就化成肥料在地底下相见吧!”

    说着,狐狸周身火焰腾起,将她的身形愣是扩大了两三倍,乍看上去,就像是一头威猛的麒麟要从火中跃身而出。狐狸就带着这团熊熊的烈火,呼的扑将过来,爪牙探出,竟有隐隐的电光从爪尖上流出。

    狐狸跃身在半空中,不及落地,在半空中先将利爪往虚空里狠狠一抓,那爪上缭绕的电光竟迅雷霹雳般,带着火光往杆儿强头上劈落!

    杆儿强身子一晃,也不知从哪里甩出一条绿藤复又卷住麻烦,拽着这小猫疾疾向后滑开,如破水波。

    狐狸的那道火霹雳劈在地上,伴着一声要将人耳膜炸破的炸裂之声,登时将地上劈斩出一道深深的裂缝,裂缝噼里啪啦的在地上裂开扩大,竟延伸到了通道两侧的土壁上,带着砂石哗啦啦直往下掉,大有要将这条通道给拆毁了的架势。

    一击不中,狐狸在通道土壁上轻轻一点,复又跃起,又是一爪横着往前撕抓而出,眼看着又是一道电光霹雳火往通道内劈裂而下!

    看起来,这只守门兽狐狸的确是忠于职守,她一心要将这拱券外的通道给毁掉炸塌掉,以便一劳永逸地阻了外人对地下世界的觊觎。

    杆儿强岂能让这狐狸如了意?他那条长长的绿藤将小猫麻烦轻轻放在了通道远处,与此同时,杆儿强双足站定,深深陷入泥土之中,周身气息下沉,随即一根接一根的绿色枝干骤然从地下翻出,迅速结成一道高达通道顶端的、密不透风的巨大树篱。

    树篱形成的速度,与对面狐狸发出的电光不相上下。因此,在电光马上要劈穿通道的刹那,树篱恰好长成,顿时,那着了火的宛如铡刀的电光,被满是绿叶绿枝厚实的仿佛是块海绵的高大树篱骤然拦起,竟给原封原样地反弹了回去!

    狐狸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对手会如此强劲,更没想到自己的招数竟会给人家给原样送回来,一时间竟露出些慌乱的神情,她似乎本能的想往往旁边躲开那道火流,可是身子刚歪了一歪,便又立马正了回来,只是跃起之势已足,她便端端正正落在了地面正中,依旧面对着杆儿强和他的树篱。

    狐狸这样做并不是她有多勇敢,只不过,她若是避开,那么在她身后的拱券,以及拱券后的真正通道,就不免要被她自己的这道电光霹雳火给整塌掉了。

    这种结果,可不是一个守门兽想要的。

    当然,守门兽也不想通过自己把自己打死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确是个合格的守门兽。她虽然死守着不躲避,却仍然用最快的速度将身后的尾巴绕到了身前。

    那条火红而灵活的尾巴大约是由于熊熊火焰燃起的缘故,更显得蓬松而雍容庞大,竟将狐狸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狐狸的尾巴刚刚包绕过来,被反弹回来的那道电光霹雳火便已经劈到了近前。

    在郑大师的家中,郑大师安排我们吃了点东西,顺便安排我们在客房之中休息了下来。

    用他的话来说,让我们吃饱喝足之后,洗澡净身,一丁点的污秽之物都不要留在身上,为了达到这种效果,他还刻意让人找来了一些柏树枝。

    柏树枝有趋吉避凶之功效,拿来驱除身上的晦气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一般在许多人家在办喜事的时候,都喜欢在家门外面挂上两支柏树枝。

    我当时还担心准备那些铜钱的事情,但赵大师说,那个不用着急,等休息好起来之后,再弄也不迟,反而弄的太早了,可能到用的时候失去了原有的效果,比如最好的糊糊状变成了硬块。

    我觉得赵大师言之有理,便按照郑大师的安排暂时住进了客房之中。

    可惜的是,我的作息时间一般都是很晚才睡觉,猛的让我睡觉,我也是睡不着。

    干脆在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玩起了手机。

    当然,第一时间自然是打开扣扣,看看师伯那边是否还有别的吩咐要告知我,结果,师伯那边却是没有了丝毫的反应。

    不过想来也对,师伯该吩咐的都已经吩咐完毕,他自然不可能跟我一样的闲,没事再去闲聊一下。

    在我看来,他一般都是有事儿的情况下才会上扣扣的。毕竟,师伯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至于其他的消息,都是那种毫无营养的东西,看似许多都是九十九加的消息,但基本上都是些没有营养的东西。

    随便看了几眼之后,就直接选择了清屏。

    就在我无聊至极的时候,忽然有人加我好友。要知道,起初刚刚用扣扣的时候,还会加些陌生人,闲聊一下。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就好像调查户口一样的聊天方式,早就觉得无聊透顶,或者说,跟一个陌生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更何况,对方是个什么人都不能确定,又有什么好聊的呢?你以为对方是个童颜巨那什么,可实际上呢,对方真实身份是个大吊萌妹。

    但是,我这会实在是太无聊了,索性就直接同意并且加为好友,就算对方是个大吊萌妹又如何?

    “哇,真是不容易啊,终于有人愿意加我的好友了。这年头,想要找个人聊聊天都这么难吗?”

    通过好友验证之后,对方直接发来一条信息。

    看样子,不单单是我不喜欢添加陌生人,大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