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陪读期间发生了性怎么切

导读:长长的车队在警车开道下,以着最快的速度前进着。而因为紧急通知的下发,几乎县城内所有的司机都知道了新安地震,和临时交通管制的消息。尤其是正停在红岭路通往高速路口上的汽车,然后看着一个长长的车队,在一辆警车的开道下,呼...

    长长的车队在警车开道下,以着最快的速度前进着。

    而因为紧急通知的下发,几乎县城内所有的司机都知道了新安地震,和临时交通管制的消息。

    尤其是正停在红岭路通往高速路口上的汽车,然后看着一个长长的车队,在一辆警车的开道下,呼呼的快速前进着,都知道,这就是他们县城组成的救灾车队。

    顿时,一种淡淡的集体荣誉感浮现在心头,这是我们县城的救灾车队啊。

    而当车队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被阻拦在最前方的一辆货车突然看到救灾车队最前方那熟悉的货车时,司机先是一愣,随机立刻伸出头来大叫道:“嘿,是刀子李,那家伙居然也在救灾车队里。”

    旁边副驾驶位上另一人也伸出头来大声朝着刀子李的货车吼道:“刀子李,加油啊,

给我们县城增光。”

    有人带头吼着,其他认识后面货车的司机也纷纷伸出头来大声叫着。

    “嘿,兄弟,加油啊,回来我请你们喝酒!”

    “加油,我支持你们!”

    ……

    无数的声援,还有来自熟人的呐喊,让救灾车队中的众人心中仿佛燃烧起剧烈的火焰,这些声音就是对他们的肯定,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激动的了。

    在无数的呐喊中,车队以着最快的速度通过城市通道,终于,在警车的开

道下,车队来到了高速路口,从这里进入高速,然后可以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新安。

    在即将进入高速路口前,前面开道的警车慢慢在路边停靠了下来,张警官飞快的跑了下来,站在路边,望着也慢慢停下来的救灾车队,张警官一脸正色的看着刀子李。

    “因为职责所在,我只能送诸位到这里了,在此,我代表县领导,全县人民,以及我们所有交警,预祝诸位一路顺风,凯旋而归,敬礼!”

    张警官大声吼道,双脚并拢,一个庄严而肃穆的礼式,这是他对救灾车队的敬意,也是祝福。

    而高速路口上的所有工作人员也纷纷走出他们平时工作的地方,站

在张警官身后,随着那一声敬礼,同样纷纷展现出了他们的敬意。

    而一些知道消息,认出这个车队正是刚才收音机中所说的救灾队伍后,也纷纷走下汽车,对着车队中的众人行着注目礼。

    一种淡淡的压力在车队众司机心中浮现,那是一种寄托了别人的心愿而带来的压力,但同时,心中一股热血终于完全燃烧了起来。

    带着一股众人的羁绊,刀子李脸色通红,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是怒吼着,向着身后长长的车队大叫着:“我们出发!”

    轰……,车队通过高速路口,开始全速前进。

    !!

    傅洋看熊爷的模样,应该是已经从昨晚惨痛的回忆里缓过来了。

    他走过去,一屁股坐在这胖猫妖的旁边。

    伸手就从它嘴里把烟抽了出来,丢到烟灰缸里面按灭了。

    “傅小子你搞毛……啊!”

    熊爷刚想装个逼反抗一下,话刚出口,就被傅洋整个猫都抱进了怀里。一通揉捏祸祸。

    “放开我!尼玛老子不是你的小宠物……擦!你他娘的摸哪儿呢?别乱摸啊,不然爷立刻翻脸。咬死你啊。”

    一人一猫闹了一会儿,这才对视一眼,都哈哈笑起来。

    阿黄正睡得爽

,被他俩吵醒了,顶着个鸡窝头过来。非常不爽:“大清早的,你俩搞什么基呢?熊爷不是我说你,你要把小洋子的菊花玩残了,维可女王回来你该如何交代?”

    果然,这货的加入,只会让他们的对话变得更加的污……

    看到阿黄也醒了,熊爷就不再嬉闹,突然长叹一口气,显得有些严肃。正襟危坐,然后开口说到。

    “傅小子,黄小子,爷想很认真地跟你们说个事儿。”

    看到这胖猫难得如此正儿八经的说事儿,傅洋和阿黄当然也都点点头,同样有点正襟危坐的样子。

    可没想到熊爷一开口,就让两人惊呆了。

    “江大林场的事儿……你俩别插手了吧。王建说给咱的那些钱,咱们不要了。”

    什么?!

    当初傅洋和阿黄接受王建的邀请,准备协助他。这死胖猫可是举双手赞成的,而且还催着他俩答应——因为有高额的基本工资和巨额的奖金拿。

    当然,往更深处说,的确还是因为傅洋和阿黄两人也还算得上是有正义感。

    哪个男孩年少时,没做过仗剑天涯行侠,或者降妖除魔的梦呢?

    前两天王建都已经通知他们说马上要对林场下手了,现在熊爷突然想不干了?这是个什么道理。

    傅洋皱起了眉头,看着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熊爷:“死胖猫,是有什

么原因么?这太突然了点儿。”

    阿黄则是眼睛转了几圈,灵机一动,问熊爷:“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看到邪道子旁边那个神秘黑袍女人了?她太强大了?”

    毕竟熊爷是曾经和邪道子正面厮杀过的,不可能惧怕邪道子而打退堂鼓。所以解释只能是邪道子旁边的那个神秘女人了。

    没想到熊爷轻轻摇了摇头,眼睛里也流露出一丝微微的疑惑和回忆。

    “也不完全是因为那个女人,而是她身上那件黑袍。”

    那件黑袍?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吗?!

    这下子傅洋和阿黄更奇怪了。

    熊爷接着说到:“那种黑袍……整体类似于道袍进行的修改,增加了兜帽和金色的束腰。束腰正前方,有那个恐怖的标记……”

    随着熊爷低沉严肃的声音,傅洋仔细的回忆着,然后想起来了。

    点点头道:“你是说……那金色束腰上的装饰品么?类似于我们皮带扣一样的东西。好像是一个太极八卦的形状,正中心是一个骷髅头和骨架子。”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隔着那么远,自己都似乎能感觉到那神秘黑袍女人的目光,并且莫名地觉得有一种熟悉感。而且还看见了那金色束腰上的标记。

    阿黄敏锐地发现,当傅洋描述那黑袍女人的束腰标记时,熊爷浑身不受控制地哆嗦了一下。亮晶晶的黑眼睛里还十分罕见地闪过了一丝惶恐和惧怕……

>    熊爷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继续说。

    “没错,问题就出在那个印记上!我,有些记不太清究竟是什么意思了。但它的名字似乎是叫做……无极枯骨令!”

    无极……枯骨令!!!

    傅洋表示没听过。阿黄也很奇怪,他修道三年有余,又是龙虎山弟子。只要不是特别隐秘之事,应该知道。或者至少听过点儿风声。

    但是这无极枯骨令……他确信自己从来没有听任何人提起过!

    不过这个名字,似乎确实是本身就透着森森的邪气。

    熊爷话一出口,整个房间里的温度都好像随之下降了一点儿。这胖猫自己好像更害怕了。

    “我……我应该是忘记了很多以前的事情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都记不住了。根本想不起来以前很多事……”

    说到这里,熊爷痛苦地用小爪子抱着脑袋,拼命摇晃了几下。

    看的傅洋和阿黄都有点儿心疼。让它要么别说别想了,熊爷却不同意。

    它深呼吸几口,继续开口:“昨晚当我看到那女人束腰上的无极枯骨令时,虽然已经想不起来具体的含义和代表着什么。可在我心里深处,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那是一个非常非常恐怖的邪恶宗派的代表。哪怕是道门三巨头,都不一定有轻易招惹它们的勇气……”

    什么!?

>    傅洋和阿黄的眼睛陡然睁大,流露出难以置信的光芒来。

    道门三巨头,在他们眼里那是传承数千年的庞然大物啊。拥有着崇高的地位和强绝的实力、势力!

    现在熊爷说,那块叫做“无极枯骨令”的鬼玩意儿,连道门三巨头都不愿意招惹?

    说惧怕的意思吗?

    两人不愿意相信。

    傅洋心里好像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不就是一个大学的附属林场么?刚开始只是一起灵异凶杀案,咋事儿越闹越大了呢?”

    阿黄还不死心,追问熊爷:“会不会是傅洋看错了呢?”

    “傅洋不会看错!因为我也看见了。”

    “那也许……这种装饰性的束腰扣很普通呢?会不会是你想太多了?要知道,就算是普通人,玩摇滚的啊或者非主流什么的,也喜欢弄个大骷髅头,再搞点华夏风的元素在里面……”

    熊爷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不可能的黄小子!你觉得我昨天晚上的举动都是装出来的么?我可以向你们坦白,我的过去……连我自己都忘了,只剩下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忆片断,还不敢保证是做梦还是真的。可是关于这身金线束腰兜帽黑袍,和那无极枯骨令……我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忘记!”(第二更)

    “夜姑娘,我们已经准备完毕,就等你的命令。”张永泰从人群里走出来说道,“不知道凶犯到底在何处?”

    夜浅没有接话,侧身看着身边的男人,眼中透着一丝担忧,之前遇见的怪物只是鲛狐的子嗣,如今对付的是鲛狐,肯定更加难对付,她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因此丢掉性命。

    夜邪伸手摸摸她的头顶,红眸闪烁着淡淡笑意。

    “随心而动,做你想做的。”

    心里一直都在犹豫,但是听见对方这样说,整个烦躁不安的心安定下来,她担心这些人会丧命,但是转念,如果不消灭对方,恐怕死的人会比这里的人数更多,拿定注意,让一个衙役将那盆水端到自己的面前。

    四周静悄悄的,只听见衙门外的犬吠声和火把燃烧的兹兹声。

    人都站在小院两边,好奇地目光看着夜浅的一举一动。

    只见她蹲下身,拿着一支金步摇放进水盆里不停地搅拌着,一直重复着整个动作。

    江五觉得有些无聊,缓慢地走到夜浅的身边,看着水盆里的黑色血珠不由得愣住了,一颗颗自己爆开,盆中的水逐渐变成黑色,直到最后一颗血珠爆裂开之后,夜浅才停止了动作。

    “丫头,这是怎么回事?”

    听见江五发问,刘老头、林大人和张永泰也纷纷走了过来。

    “我已经将血里的咒术释放出来了,金簪会帮我们找到施咒之人。”

    夜浅缓慢地站起身,用手绢将其擦拭干净,此时所有人都看见金步摇的下端呈现

黑色,拥有剧毒。

    她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自己的血液低落在金步摇的顶端,瞬间吸收干净,与此同时金步摇顿时散发着淡淡的金光,逐渐悬浮在空中。

    “这……”

    张永泰和林大人都睁大双眼看着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过神奇。

    江五虽然已经见过,再一次看见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刘老头眼中闪过一丝光亮,仰着头看着空中的金步摇。

    金步摇在院中旋转了几圈,才朝着院外飞去。

    “快快,赶紧跟上!”张永泰大声喊道。

    衙役和捕快听见声音才反应过来,赶紧跟着金步摇出了院子,他们以为凶犯会在衙门外,谁都没有想到金步摇朝着西厢房的院子飞去。

    众人心里一惊,难道凶犯是衙门中人?

    不由得他们多想,跟着金步摇进了李明森的院子,一直在房屋上方不停地旋转。

    林大人见状,看着夜浅诧异地问道:“夜姑娘,会不会搞错了?这一切怎么可能是明森做的?其他不说,他那么爱着如烟,怎么可能会对她下毒手?”

    夜浅看着紧闭的房门,不由得皱皱眉头。

    李明森并未出门,否则金步摇也不会在这里出现了。

    “是不是他,一问便知。”

    林大人暗暗叹口气,挥了挥手。

    两个捕快快速上前,其中一个紧握腰间佩刀,一个伸手拍打房门,一边唤着李公子。

    窗外灯火通明,站了不少的人,李明森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缓慢地站起身,整理好衣物才打开房门,双眸扫过所有人的错愕的脸,最后停留在夜浅和夜邪身上。

    小胖子突然一咋呼,张大道和钱一笑都愣住了。虽然钱一笑建议弄网店,小胖子负责给张大道申请,他他们两个都知道现在这网店不好做。特别是张大道这样才开的,卖什么也说不清楚的,更是不靠谱。他们两个原本就是给张大道找点事情干,免得他一天到晚捣乱。现在真有人找上了门,他们两个却是都愣住了,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张大道自己也愣了愣,不过跟着他就琢磨出味道来了,心里暗道:【这祸福相倚果然是有道理的啊?才倒了霉就来生意了!莫非贫道说相声还能转运?】

    张大道一边想着,一边就接过了笔记本。小胖子也顾不得直播了,钱一笑也顾不得读书了,两个人都凑了过来等着看热闹。

    张大道乐呵呵的接过电脑,看见有人给他留言:“店主在吗?”

    张大道乐呵呵用一直禅极快的戳出了一行字:“在,要来点什么?”

    “……”那边打了行省略号,小胖子就表达意见道:“你这话就不专业,怎么说跟两元店似的,连个亲也不说。”

    “亲?”张大道正想说我都不知道他男的女的,亲个屁啊?就见电脑上头一个小标志又闪了闪,“滴滴滴”的声音响起,屏幕上又多了行字:“我看你介绍说能订购各种稀少物品,还有开光的符箓和风水物品是不?”

 &n

bsp;  张大道扭头看着小胖子,问道:“是吗?咱们有说吗?”

    小胖子点头道:“有,我又没开过你这样的网店。随便弄的呗。”

    张大道撇着嘴道:“你这个怎么就不把贫道擅长的那些加上,相面算卦,看风水捉鬼,这些都是贫道擅长的啊!”

    小胖子正想说什么,钱一笑连忙道:“别闹,先招呼客户!你那些封建迷信的东西开店等封啊?”

    张大道叹了口气,两根手指头飞速的点出了幻影来:“有,要什么都有。说罢,想来点啥?”

    隔了一阵子,对面来了段话,让张大道一下子兴奋了:“我就想问问什么风水物品能镇煞镇鬼啊?得真正大师开光的才行啊!我家里这些日子好像有点不对劲,我问了朋友,他们说可能是有脏东西。找了好些人没弄好。”

    张大道一愣,一下兴奋了抬头对着钱一笑和小胖子道:“瞧瞧,来生意了,这个是闹鬼啊!贫道给他抓个鬼,这日子可不是好过了!瞧我的!”

    张大道一下子来劲了,一指禅的功力十二成的爆发了出来,看的小胖子和钱一笑都傻了,他们这辈子都料不到,这一指禅打字还能打的这么快。

    “兄弟,你这个情况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啊!我不能忽悠你说什么东西保证可以。这有脏东西的事儿,可大可小。风水镇物也是治标不治本,你要是在魔都最好还是我给你上门看看。”张大道这江湖骗子的套路一下子就使出来了,看着是为你着想,其实就是放长线钓大鱼。

    小胖子嘴角抽了抽,说来句:“这年头真

有倒霉的,行,老钱你看着,我先直播去!”小胖子看张大道又开始进入忽悠节奏,连忙转头跑回去继续直播。

    张大道认真的进行忽悠,对面虽然有些半信半疑,可等张大道甩出自己给许多人看过风水这个证据后,对面也老实的把自己的地址给发了过来。钱一笑看的摇头不已,嘴里道:“天师哥?你就这个?这不还是给人看风水吗?你和我合作不也成,你一天看到晚都行。”

    钱一笑也是眼看就要结束补习了,惦记这把张大道拉去给他干活。自打张大道给他忽悠了不少客户后,和钱一笑合伙的那个朋友也找了几个号称“大师”的江湖骗子撑场面,可都没有张大道来的给力。

    张大道和客户约好了时间,那手机一边记录情况,一边头也不回的道:“这个能一样吗?给你干活是被走资派剥削,宣扬封建迷信骗人。开历史的倒车知道不?”

    钱一笑翻了白眼,道:“你这给别人看风水就不是封建迷信了?”

    张大道理所当然的点头道:“当然,我这是帮助别人知道不?你看看人家说的,晚上都睡不安宁。而且说不定还能抓住鬼呢!”

    张大道现在管别人说什么,反正事实是证明了这开网店是有用处的。张大道这会儿乐呵的不行,也顾不得说相声了。四下找出了吃饭的家伙,一个个整理着。找了一阵子张大道突然抬头,冲着小胖子道:“胖子,贫道上次给你的法器呢?”

    小胖子一愣,扒拉下半个耳麦回头道:“什么法器?你啥时候给我法器了?”

    张大道认真道:“上次抓鬼给你的那个啊!”

    小胖子一愣,一脸的无奈道:“不是吧天师哥?你这太不是东西了吧?那个学字的一点你还拿去卖钱啊?”

    张大道翻了个白眼:“你管我?降低营销成本晓得不?”

    胖子扭回头去,随口道:“我放我床头了,你自己拿去!”张大道点了点头,起身进房间找法器,钱一笑听见小胖子的话,也从书后头抬起了头古怪的看了眼小胖子。

    张大道找出了那学字的一点,乐呵呵的出来,钱一笑一看他出来,连忙就道:“你那个碗我早扔了!别找我要!”

    张大道点了点头,道:“知道,那个碗卖相不好,拿了也卖不出去。丢了就丢了,我看那个瞎子还在哪儿待着呢!什么时候要用再找他拿就是了。”

    钱一笑连忙低头,心里为那个要饭的瞎子祈祷了几下。张大道乐呵呵的整理好了应用之物,一晚上没再捣乱。第二天一大早,张大道不用人催自动的就起来了,他起床的时候,大概7点多,今天他倒是难得的和钱一笑、小胖子撞在一处了。

    钱一笑和小胖子今天是要考试,两人瞧见张大道也起来了,钱一笑就道:“天师哥,你今天是去哪儿?要不车留着给你用?你找女侠妹子给你开车?”

    张大道挥挥手,道:“用不着,原本胖子给办的公交卡还没花完呢!贫道走公共交通,节能减排也算传播正能量。”张大道说着背着书包就出了门。

    钱一笑这时候才扭头对着胖子道:“我总觉得今天他又得弄出事儿来?”

    小胖子头也没抬,吃着早饭含糊的道:“没事儿,他不惹事儿就惹我们,反正倒霉的不是咱们……”

    “就是他!我在卫生间里面的时候,他偷看我!”

    女人得意一笑,随后一脸委屈的指着陆枫。

    陆枫有点微微发懵,人可以不要脸到这种地步吗?

    论身材,纪雪雨逼她强了十倍不止。

    论容貌,她跟纪雪雨根本没有可比性。

    陆枫有了纪雪雨,会去偷看她这种货色?

    “你,就是你?我早就看出来他不像什么好人。”

    “没钱也就算了,还这么猥琐,屌丝吧?”青年一愣,随后冷喝一声道。

    陆枫微微摇头,连解释的浴望都没有,跟这种人讲不清楚道理的。

    见陆枫不说话,那青年以为陆枫是被自己给吓住了,当即变的更加猖狂。

    “真不知道你们售楼部怎么办事的,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来?这明显一看就是个臭民工,随随便便就让进来?”

    “来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身家几百上千万的上流人士,让这种乞丐一般的人进来,岂不是降低我们的身份?”

    青年越说越是愤怒,虽然没有直接上来揍陆枫,但是心中的怒火一点都不减少。

    毕竟,陆枫可是偷看了他的女人啊,这让他觉得,脑袋上面一阵绿油油的。

    “史先生,您别生气,您千万别生气,这是我们的疏忽,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一名销售连忙走了上来,轻声安慰着青年。

    “哼!你们让这种人进来,那就是在降低我们的身份,真是不像话!”青年冷哼一声。

    “就是!这种民工也能随便进来,那我们直接去工地上看房子不就好啦?”那名打扮妖艳的女人,也是不屑的说着。

    “赶紧给他赶出去!不然这房子我就不买了!”青年再次喊了一声。

    旁边的销售立马急了,这哪里行啊,这煮熟的鸭子哪能让他飞了呢?

    要是飞了,那自己得失去多少提成啊!

    所以这名销售,立马心中就做出了决定。

    “请你出去!”美女销售转头过来,不冷不热的对着陆枫说道。

    那名青年,以及旁边的那妖艳女人,立马用一副高傲的姿态看着陆枫。

    此时此刻,他们心中满满的优越感,自己能在这里受到贵宾待遇,但是陆枫马上就要被赶出去了,他们如何没有优越感呢?

    想想陆枫跟一条狗一样,被赶出售楼部的样子,都会让他们无比畅快。

    不过,出乎他们的意料,陆枫却是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意思。

    “我为什么要出去?”陆枫淡淡问道。

    “你!”那名销售一愣,随后沉声道:“你影响到了我们客户的心情,所以我现在请你离开。”

    “如果你执意不走的话,那我就要叫安保过来了。”

    那名妖艳女人也是冷笑一声,“真的是,人家都赶你走了,你还在这里死皮赖脸的不走,是想多看我两眼吗?没见过美女是吧?恶心!”

    “或许,他是想在这里面蹭一会儿空调,瞬间见识一下有钱人的世界吧。”青年也是冷笑一声。

    周围的几个客户也看了过来,当看到陆枫身上带着泥土,一身民工打扮以后,也是微微有些不屑。

    “我也是客户,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陆枫淡淡瞥了那青年一眼。

    本身他不会计较这么多,但他们那个盛气凌人高人一等的姿态,实在让陆枫有些看不下去。

    他自己刚刚从工地上过来,那些朴实的民工,他也都看在眼中。

    他们也想穿的干干净净,穿的体面,但工作性质并不允许他们那样。

    那边陆枫刚刚给民工们出完头,这边这两人就对民工表示不屑,让陆枫心中极其不舒服。

    “你是客户??哈哈我要笑死了,你是不是对客户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你是不是以为只要走进这里,就是客户了?客户是要消费的,是要买房的,懂吗?”妖艳女人哈哈大笑,眼神中满是嘲讽。

    那名销售也是玩味的看着陆枫,她倒要看看陆枫怎么说。

    “我既然过来,当然是来买房的。”陆枫淡淡回道。

    “噗!你拿什么买?你十年的工资够买一平米么?”妖艳女人当场笑喷。

    “算了算了,别搭理他了,咱们办自己的事情吧,跟这种屌丝说话,只会降低我们的身价罢了。”

    青年一脸不屑的说道:“他就是想在这里看看有钱人的世界,那就让他看着好了。”

    “就是,跟他说话我都觉得掉价,天呐,我觉得我一瓶指甲油,都比他全身上下的衣服都贵。”妖艳女人也是不屑的转过头去。

    虽然没有将陆枫赶出去,但是他们两个对陆枫这么挖苦了一番,心中立马舒畅了很多。

    更重要的是,等会儿自己拿着购房合同从陆枫面前走过的时候,那肯定会更加打击这个屌丝。

    所以陆枫愿意在这里看着,那就让他看着吧!

    见青年不想再搭理陆枫,那名负责跟他谈合同的销售,也不再理会陆枫,将头转了过去。

    “那个,先生,你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也就忙自己的工作去了。”接待陆枫的这名长发销售美女,顺口说了一句。

    “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要不要?”陆枫淡淡的回道。

    “什么?”长发美女一愣:“什么机会?”

    “你若是信我,就在这里等着吧。”陆枫淡淡的看着妖艳女人那边。

    “……”长发美女有些无语,怎么觉得陆枫,有些神经一样?

    但不知为何,接触到陆枫的眼神,这名销售美女,忽然心中产生了一种信服感。

    陆枫那淡然的表情,仿佛蕴含着极强的征服力,让人很容易就会相信她。

    “什么?一百五十万的首付?这也太扯了吧?”忽然,正在跟销售谈事情的青年,猛然喊了出来。

    “先生,您选的这套别墅,每平五万,全面积一百二十平,价格要六百万。”

    “一般购房都要百分之三十左右的首付金,所以收您一百五十万首付,真的不多……”销售解释了一句。

    “一百五十万……,我可以分期吧?”青年顿了一下,随后问道。

    “史先生……,您现在已经在办理分期了,但一百五十万的首付,是必须要一次性支付的。”销售无奈回道。

    冰霜的眸子紧紧地看着冷惟西,眼里没有丝毫的恐惧和胆怯,警告他不要接近他。

    但是这样的警告对冷惟西来说,一点都没有用,他从来就不是被要挟就改变主意之人,更何况他是沧澜王爷,这里是行宫,这个刺客还是从其中一个公主的院落出来的,他怎么可能放过!

    冷惟西伸手将眼前黑衣人脸上的面罩扯下,不由得怔住了。

    一双含着怒气和冰冷的桃花眼,洋溢着另外的风情,鼻梁下有着好看到极点的粉唇,脸色微微泛白,不知道是被人掀开了面罩还是因为失血过多,墨黑色的长发让她的肌肤呈现更加苍白。

    整个人散发着慵懒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猫,被这样的气息所深深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