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车上跟同事做了,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

导读:今天在车上跟同事做了,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 八勒呱砩希烧业搅四苤っ魃矸莸奈锛俊毙と晃实馈!懊挥邪。罅礁龌鼓艽笾驴辞宄は啵谝桓隽称ざ纪崖淞耍顺松砩系囊路⑿樱诖锪鲈砍卓鄱颊也坏健!甭抻⑻玖丝谄溃骸跋衷谥荒芙蠨NA比对,...

今天在车上跟同事做了,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

    “死者身上,可找到了能证明身份的物件?”肖然问道。
    “没有啊,后两个还能大致看清长相,第一个脸皮都脱落了,三人除了身上的衣服、鞋子,口袋里连个钥匙扣都找不到。”
    罗英叹了口气道:“现在只能进行DNA比对,关键还不一定能比对出结果,现在就等后两个初步尸检完毕,把认尸启示发出去,要是有家属来认尸,我们就能省去很多时间,不然的话,只能慢慢比对了。”
    “认尸的话也挺麻烦的,我们这边最长出海的就是沿岸的渔民,但这半个月来并没有渔民出事。”
    海警方面的李绘亦是摇头道:“而且法医不是说了吗,第一个死者都快在海里漂了小半个月了,假设这三人是一起出的事,那他们出事的海域,距离我们这儿应该不近。
今天

在车上跟同事做了,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sp;   另外我们这片海域上船流量很大,如果这三人不是我们本地人,生前是从外地上的船,经过我们附近才遇难的,想让家属看到我们的认尸启示,基本不可能。”
    “不管有没有可能,工作总是要做的啊。”
    罗英烦恼地抓了抓头发,结果一看指缝里带下来的不少黑发,更加烦恼了:“这一忙就开始掉头发,我特么刚三十,这是要步前辈的后尘啊!”
    肖然抬手摸了摸自己那吹的一丝不苟的发型,心中一阵发怵,一线警员由于生活不规律和过度劳累,不少人的发际线普遍偏高,大量脱发更是正常现象。
    莫非自己以后也会这样?肖然心中警惕起来,还好他身怀系统外挂,回头问问里面有没有什么抗衰老、快速回血的药剂之类。
    毕竟别人的系统都是那么全能,自己这系统怎的就跟死狗一样,天天也不出声。
    听了罗英的感慨,在场几人都心生警觉,不过何耐除外。
    他没心没肺地拍着罗英的肩膀,安慰道:“师傅你想多了,你看我家养的那狗,现在也是成片成片地掉狗毛,所以你这不是掉头发,你这是换季!不用忧心。”
    肖然与单月柔、李绘互相看了看,心中默默为何耐祈祷,没想到罗英那一双小眼只是盯着何耐看了一阵,竟郑重点头道:“你讲的好有道理。”
    “不是您说的让我多观察生活么,这都是我新总结出来的。”
    何耐嘿嘿笑道,突然发现罗英从门后拎了根扫帚朝他走来,他突然意识到不好,连忙反应过来叫道:“师傅,我不是报复你啊,我说的都是实话,确实跟狗一样……”
    “狗一样的东西,能耐见长哈!我让你多观察生活,你就观察你家狗了是吧,你看看肖然,和你前后脚入警,人家现在都副中队长了,你就会观察个狗!”罗英劈头盖脸骂道。
    何耐一脸委屈:“我还观察了猫,它们换季也掉毛……”
    “卧槽,你还提掉毛,我打死你!”
    罗英正要动手,还好临海分局的法医室及时打电话过来,救下了瑟瑟发抖的何耐,原来是后两名死者的初步尸

检结果出来了。
    何耐松了一口气,小心地跟着众人来到法医室。
    负责尸检的还是肖然昨天在海边见过的那名比较沉默的中年法医,与最初发现的那名死者不同,后两名死者确实是在海里溺死的。
    “根据被发现的时间先后,我们暂时将三名死者编号为ABC。”
    &nbs
    inject()
    p;中年法医面无表情地说道:“其中,今天在车上跟同事做了,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身上并无前两者身上的条状伤痕,死亡时间约在7、8天左右,正常的溺水死亡,暂且排除不提。
    不过死者B尸体上的那些条状伤痕,经与死者A尸体上的伤痕比对之后,我们基本确定,这两名死者身上的伤痕,是由同一种物体造成的,可能是鞭子,也可能是较软的竹竿之类。
    至于死者A肩膀的损伤,并没有生活反应,判断是在停尸的过程中,有重物压在其肩上,在船体的晃动过程中,重物摩擦其肩膀时产生的损伤。
    另外死者A、死者B的死亡时间基本一致,可以基本认定,这两人死前应该是在一条船上,至于死者C,应该单独拿出来调查,和他们不是一起的。”
    罗英面色沉重地搓着下巴,突然转头问道:“肖队,这事你怎么看?”
    “刘法医讲得很清楚,死者A、B生前是在一条船上应该没错。虽然死者b是溺水死亡,但我认为,人为制造的可能性很大。”
    肖然翻了翻手上的照片,肃声道:“虽然死者a看起来是在船上死的,但法医也说了,死者a死于长时间缺氧。
    所以我判断,死者a是下过水的,但由于在水下呆的时间过长,或是潜水设备的问题,人上来之后就快不行了,然后抢救不及时,在船上死亡。
    而从死者A、B身上的伤看,不排除是犯了错船老大打的,但我认为应该是他们要做的事有危险,船老大殴打他们,逼迫他们工作,他们要做的可能是水下作业,也可能是在船上。
    如果是船上作业的话,那A应该有过跳船逃跑的计划,但李组长判断,他们出事的地方应该离岸边较远,所以跳船逃跑的可能性不高,那么他们的工作,就应该是在水下,危险性很大。”
    “至于B后续为什么会溺死,可能是发生了沉船事故,但不排除是船老大见已经死了人,所以索性将船上的人都灭口。”
    肖然继续分析道:“如果是灭口的话,那船老大应该有一个团伙,而A、B他们可能是被诱骗上船的。
    而死者C,在将其作为一个独立事件看待的同时,也应该将其与A、B联系到一起,不排除有团伙在海上连续作恶的可能。”
    罗英等人连连点头,李绘开口道:“沉船事故的话我们队里肯定是有记录的,但并没有。不过我这就联系队里,询问一下经常出海的渔民,了解一下有没有人目击过行迹可疑的船只。”
    罗英又对刘法医说道:“进行DNA对比的话,大约需要多久?”
    “这可不好说,如果在系统内有记录的话还好,最怕的是没有记录。”
    刘法医摇了摇头,说道:“而且我们的人力有限,如果不是我们本地人的话,还要申请技术中心的协助,真要是这样,那最少也得大半个月起步,另外你们也要做好永远比对不到的心理准备。”
    “我可以联系市局,申请技术中心协助你们。”肖然开口道。
    刘法医点了点头:“那就再好不过了。”
    要查清真相,首先得知道死者的身份,而要解决这个问题,有时候很简单,有时候又十分困难,尤其是没有家属来认尸,只能依照DNA进行比对的时候。
    谁也不清楚,这个过程会耗费多长时间,不过肖然向来运气不差,以至于常被张磊拉住求蹭欧气。
    在调查组成立的第三天,技术中心突然传来消息,第一名死者的身份确定了!
inject()

以上就是本站提供的今天在车上跟同事做了,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错或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今天在车上跟同事做了,埋在你身体面不想出来!